收藏俱乐部 欢迎来到警官读者俱乐部![登录] [免费注册] |  我的订单 | 俱乐部简介  | 帮助中心  | 去首页 
热门关键词:治安 刑事侦查 交通管理 文书写作 警察心理             
  沉默使命
书代号:2023933 条码:9787501462803
出版时间:2023-9 发行范围:公开发行
作者:程飞
版别:群众出版社
类别:文艺社科
开本:16开 版次:1/1
点击数:379 非会员价:¥49.00
A级会员价:¥46.55 B级会员价:¥44.10
购买数量:    

        这是一部公安经侦题材长篇小说。小说以民警侦破一桩新时代经济建设和发展过程中出现的经侦案件为主线,对其间林林总总的各色人物、错综复杂的案件关系进行了深度描写,读来既真实残酷,又发人深省、催人奋进。
这部小说围绕江城市江城牙膏厂土地拍卖而发生的一系列故事,渐次展开。在拍卖过程中,牙膏厂职工发现了一些不正常的现象,怀疑司法拍卖被人为操控,遂向江城公安局进行了举报。年轻而正直的民警陈成在接手此案后,通过细致的走访调查、深入的抽丝剥茧、环环相扣的逻辑分析,层层推进,在经历人为车祸、被陷害罢免等波折后,一步一步揭开了案件的真相。最终,江城黑恶势力头目杨柳风被抓获,手下小二黑被击毙,参与串通拍卖的关联人员被逮捕。黑恶势力渗透司法、金融领域状况大白于世。
案件错综复杂,故事跌宕起伏,情节生动曲折。
滚滚春潮漫神州,潮头谁写历史。多少不平现尘世,独臂难擎天,幻成倚天石。红颜垂泪诉恩怨,空守繁华街市。洗雪芸芸众生耻,金戈铁马声,已成过往事。

第一章 千禧年之殇

  刚刚进入千禧年,夏日的余晖尚未退去,华灯初上。在长江和嘉陵江环饶下的江城市慢慢掀开了面纱,露出了它美丽的仪容。江岸上错落有致的楼群在璀灿的灯火映衬下显得雄伟而靓丽。江面上不时驶过装饰得富丽堂皇的游船,使人们隐隐感受到了这座长江上游特大型城市的蓬勃生机和富有时代气息的活力。
  在长江北岸的一座三十六层的商务大厦里,四十出头、一脸憨厚的吴勉是东腾房地产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此时的他正在位于这座大厦最高一层的办公室里整理着思绪。他刚送走一拨客户,感觉有点疲倦,靠在宽大的老板椅上点燃了一支中华牌香烟,透过袅袅漂起的烟雾,他仿佛又回到了十五年前......
  十五年前的吴勉从江城市所辖的一个小县城的建筑单位辞职出来打工,头脑活络而又吃苦耐劳的他开始承包一些很多人都不愿意做的、利润微薄的小工程。在和社会上各色人等的接触中,他很快就学会了怎样和人打交道,特别是怎样通过各种手段达到自己的目的。经过多年的摔打、历练,他的经商哲学里最重要的四个字是“一步到位”。意思是根据不同级别的人运用不同的金钱攻势,该出手时绝对出手,一次就让对方满意,从而达到自己的目的。功夫不负有心人,他很快就完成了原始积累,并成功地完成了从工程承包商向房地产开发商的转型。
  志得意满的吴勉从短暂的回忆中回到现实,虽然近十年的商场打拼,自己创下了上亿元的资产,也过上了富足的所谓上流社会的生活。但是如何使公司保持持续发展的良好势头,在近乎惨烈的竞争中屹立不倒,这种老板们经常遇到的问题同样深深地困扰着他。想到刚花费数千万资金拿到的近百亩土地正面临后续基建资金缺位的难题,吴勉不禁又长叹了一口气......
本来已经和银行谈好可以用到手的土地贷款解决基建资金的问题,但是人民银行恰巧在这个时候紧缩银根,要求各商业银行特别对房地产项目的贷款严格审查和控制。这一下等于断了吴勉的融资主渠道,现在还不知道央行的政策还要持续多久。真是人算不如天算啊,早知道会遇到这种情况还不如捂紧钱袋,再伺机而发啊。想到这里,吴勉不禁又轻轻摇了摇头,但是这么多年的商海沉浮,已经极大地强化了他的心理承受能力。他知道在什么样的情况下用什么样的方法来调节自己的心态和情绪,他相信转机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会出现。对这样一位历经沧桑的商场“老游击队员”来说,他知道办法总比困难多。重要的是一边工作一边享受生活。想到这里,吴勉的嘴角又微微露出一丝笑意。
  吴勉振作了一下精神,看了一下手里即将燃完的烟蒂,然后将它摁灭在桌上的精致的水晶烟缸里。在做这个决断式的动作的同时,他的脑海里浮现出一个人的样子。奇怪了,最近每到脑子稍微闲暇的时候,他总会想起这个人,他自嘲地笑了一下,然后拿起了桌上的电话拨通了她的电话......
  吴勉要找的这个人是谁呢?李月寒,吴勉新招聘的办公室主任。身高1米68,今年二十六岁,是东腾公司登报招聘中层管理干部时,由吴勉从几百名应征者中亲自选定的。吴勉不得不承认,李月寒的形象气质在第一时间就征服了他。但是作为一个成熟的管理者,他看重的决不仅仅是外在的东西,他需要的是一个内涵深厚,经验丰富,可以帮他处理好一切杂务的,堪称左膀右臂的人物。吴勉在面试她的时候,问了比面试其他应征者多得多的问题。许多问题都超出原先预定的面试题目,由吴勉信手拈来发问的。所以,他对李月寒沉着干练,随机应变的表现非常满意,对她回答的内容也赞赏有加。尤其对其中的一个问题的回答印象深刻,当时为了考验李月寒的团队精神。
吴勉问:“如果你作为办公室主任,你对你的副手有什么要求?”
李月寒回答:“我还还年轻,对别人不会有特别的要求,他们做不好的事情我就多做一点,他们能做的事情我就少做一点。一切以效率和成绩为检验工作的唯一标准。”这样收放有度,不卑不亢的回答让吴勉非常满意,最终他高薪聘用了李月寒作东腾公司的办公室主任。
 “咚、咚”随着两声有节奏的,礼节性的敲门声,吴勉知道是李月寒来了,他喝了一口用上等紫砂壶冲泡的顶级大红袍茶,朝着虚掩着的办公室门说了一声,“请进。”
伴着吴勉的话音,办公室的门被推开,进来一位职业女性,她身着一身淡黄色的职业装,高档的面料,精致的做工将李月寒玲珑有致的身材衬托得格外妩媚。乌黑如绸缎般的秀发修剪得时尚而有形,垂至双肩,一张符合中国人传统审美观点的瓜子脸上,嵌着一双明亮而有神的眸子,微微上翘的小巧鼻尖,透着一丝让人怜惜的俏皮。
“吴总,找我什么事?”李月寒微笑着问道。
吴勉笑着说:“没什么事,随便聊聊,你先请坐。”
李月寒依然巧笑吟吟,“好的。”
  吴勉很喜欢看李月寒笑起来的样子,看着她洁白如碎米般的牙齿,他的脑海里老是呈现出电视里牙膏广告的那些女模特的样子,或许她去打牙膏广告效果更好吧。其实,吴勉也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找李月寒,他自从面试过她以后,就不由自主地喜欢上了和她聊天。他觉得和这样的才女加美女聊天简直就是一种享受,况且李月寒的一些观点颇有见地,对他确实很有启发。
“小李,我先给你泡杯茶。”吴勉微笑着起身从身后的大书橱里拿出一筒包装精美的茶叶,“这可是正宗的武夷山大红袍啊,有钱都难买的好东西哦,呵呵......”
  吴勉拿出纸杯,抖出些许茶叶,走到饮水机边将茶冲好,然后递到李月寒面前,李月寒半起身接过茶,皓齿微露:“谢谢吴总。”
  吴勉重新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先闻闻这味道,谈谈感受。”
  李月寒端起纸杯,轻嘬了一口,笑答:“果然是好茶,沁人心脾,而且绝非市井中假冒的大红袍。”
 “何以见得?”吴勉不免暗暗吃惊,因为他知道,能够区分出真假大红袍茶叶的人决非泛泛之辈,不由得心里又对面前这个女人高看一线。
  李月寒莞尔一笑,“很简单,吴总刚才拿出茶叶筒比我的纸杯还小。而真正的大红袍决不可能用普通的包装,因为对它来说,都显得太大了。据我所知,武夷山的大红袍茶树就只有寥寥数棵。每年除被预先订购给权势彪炳的人物之外,剩下的全部拿出来拍卖,去年就拍出了18万元一斤的天价。虽然我不知道吴总的大红袍是从何而来,但是我相信以吴总今日在江城的江湖地位,是没人会拿假货来蒙您的。”
 “哦?还有这样的背景?我还真是孤陋寡闻啊,但不知你有没有喝过真正的大红袍呢?”吴勉心有不甘地问道。
“没有,现在市场上卖的大红袍基本都是用普通红茶假冒的,我还没有机会喝到真正的大红袍。至于我刚才讲的这些,只不过应了一句话,‘秀才不出门,可知天下事’而已。”
李月寒聪明地把“能知天下事”中的“能”字换成了“可”字,这样就显得谦虚了许多。她知道在职场,这样的修为和谨慎是必须的。
 “好,好,李主任真是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啊!巾帼不让须眉,佩服佩服。有你这样的才女做我的左膀右臂,我深感欣慰啊。”吴勉频频点头道,称呼也由“小李”变成了“李主任”。
 “吴总过奖了。”由于才到公司不久,李月寒还是略感矜持。
  吴勉的谈兴越发浓厚了,“我看了你的简历,你以前在证券行业做过?”吴勉明知故问,他希望引出李月寒的话,让自己对她有更进一步的了解。对李月寒,吴勉有这样的兴趣。
 “吴总对我的从业经历很感兴趣?”李月寒此时也放松了下来。
 “哪里哪里,随便问问,我们今天是非正式对话,呵呵。”吴勉开起了玩笑。
  李月寒本不想谈及以前的经历,因为有些事情对她来说一直在她心理有着挥之不去的阴影。但是,面对面前这个成熟男人,自己的新任老板,她又不好拒绝。权当他是个倾述的对象吧,李月寒这样想。
“我大学学的是金融专业,毕业之后就应聘进了夏华证券公司,一直工作到进东腾公司前。整体来说吧,我工作还是比较顺利,从一个小职员做到了部门经理。当时我才进去的时候整个证券行业非常兴旺,股民投资愿望非常强烈,证券公司也赚得体满钵满,我当时还是个涉事不深的小女孩,觉得在这样的单位工作真是格外体面......”
 “白领嘛,工资高,工作环境又好,少不了很多追求者吧!呵呵。”吴勉为了调节气氛,插诨打科道。
 “吴总笑话了。”李月寒不置可否,继续往下说。
 “由于自己工作努力,责任心又强,很快得到了领导的认可,一年后就提升为部门经理。我们的总经理是政府退下来的官员,叫唐林。他对我很好,更像是一个大哥。我也非常感激他的知遇之恩,如果不是1997年的股灾,让我看见了这个行业的风险和丑陋的一面,我可能会把这个职业一直做下去,真是非常遗憾......”李月寒说到这里不仅苦笑着摇了摇头。
 吴勉看着眼前这个女人越发觉得她是个有故事的人。“哦,看来李主任还是一个经历了不少风雨沧桑的人啊。那可不可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呢?”强烈的好奇心使吴勉想知道个中究竟。
 “都过去四、五年了,也没有什么该讲不该讲的,既然吴总想知道,我就讲讲吧。1997年股市极度低迷,全国的证券公司都举步为艰,很多撑不住的公司要不倒闭,要不就被收购兼并。夏华公司也一样,情况很不好,交易量上不去,投资者锐减,交易大厅形同虚设,工资都靠东挪西借勉强维持。唐总也终日眉头不展,我也暗暗着急。但是大势如此,着急也没用,市场这只无形的手控制了一切。那段时间确实有度日如年的感觉。直到有一天,唐总把我叫到办公室。”李月寒的思绪又回到了她不愿提起的从前......
 在夏华证券公司豪华的总经理办公室,总经理唐林斜靠在老板椅上。看得出来,工作上巨大的压力已经使这位精明强干的中年人不堪重负。年龄不过四十岁左右,但是两鬓已有些许白发。原本每天都刮得泛青光的脸颊显得越发瘦削,神情格外憔悴。李月寒推门进去,唐林这才打起精神坐正了身子,他让李月寒
编辑首语:
这是一部公安经侦题材长篇小说。小说以民警侦破一桩新时代经济建设和发展过程中出现的经侦案件为主线,对其间林林总总的各色人物、错综复杂的案件关系进行了深度描写,读来既真实残酷,又发人深省、催人奋进。
案件错综复杂,故事跌宕起伏,情节生动曲折。

  发表您对此书的评论
评论:
 

引用回复

×
  • 原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