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俱乐部 欢迎来到警官读者俱乐部![登录] [免费注册] |  我的订单 | 俱乐部简介  | 帮助中心  | 去首页 
热门关键词:治安 刑事侦查 交通管理 文书写作 警察心理             
  静静的汶水河※
书代号:20229233 条码:9787501462049
出版时间:2022-9 发行范围:公开发行
作者:冯琦昊
版别:群众出版社
类别:文艺社科
开本:16开 版次:1/1
点击数:150 非会员价:¥45.00
A级会员价:¥42.75 B级会员价:¥40.50
购买数量:    

        这是一部法治题材长篇小说。
本书通过在汶水河畔一个小县城长大的四个年轻人之间的感情纠葛,围绕城市管理执法和司法机关执法中存在的问题展开叙述,反映律师的执着和艰辛、法官的荣耀和无奈、老百姓的寄托和希望,  歌颂了纯洁爱情、人间真情,弘扬了司法正义,传播了正能量。
为了推动城市管理法治建设,推动司法改革深入开展,作者倾其全力创作完成了这部书稿。本书将法律穿插到爱情故事中,让读者在欢乐与泪水中树立正确的爱情观和法治意识。故事情节生动、曲折,以激烈的矛盾冲突凸显了美好和丑恶人性的强烈反差。
第一章 河水潺潺
 
黄河北岸 蟒河下游是一个宽宽的沟壑,沟壑的西岸有一棵千年皂角树。沟下有一条河叫汶水河。汶水河的水面大约有3米宽左右,河水清澈见底、波光粼粼。
汶水河就像十六、七岁的少女。总是款款的移动着均匀的步履珊珊而行,河边的鲜花和野草在微风的吹拂下,像飘逸的裙摆,风情的摇摆着她那柔软的腰肢。
她又像一位颇具修养的大家闺秀 总是静静的、淡定的、安详的、笑是微笑、苦未有声,虽忧不叹、若娇不晪。
她的来和去都是静静的,从来没有咆哮过,就连她身边的鸟儿和臂下的鱼儿都不曾感知。
她从北方缓缓而来,向正南方悠悠流去。
河的上边、沟的西岸有一个村庄叫店上村,历史悠久、名人辈出。离皂角树二百米有一个长和宽各六丈的农家小院, 坐南向北,迎门长着一棵玫瑰花,花的后面是一间土杂小屋,小屋的东边是一棵石榴树,院子中间长着一棵大槐树。还有有东屋和北屋各三间房屋。
清晨 天还没有亮 薄薄的白雾轻轻地笼罩着整个小院,抬眼望去,天空中还有几颗未隐去的晨星,躲躲闪闪,不时调皮的眨着双眼,整个小院静静的沉睡着。
呜 -呜- 公鸡的啼叫打破了小院的宁静。小院的女主人孟太太也不例外,早早的起床,推开屋门。迎门的玫瑰花香扑鼻而来。她走到门口,聚精会神的看着玫瑰花树。花叶上含苞欲放的花蕾,像害羞的少女,抿着粉红的小嘴向她致意。盛开的花则露出圆圆的脸庞,一朵朵的花都呈现深红的颜色。开的那么灿烂、那么夺目。
孟钢悄悄的走到母亲背后,“哇”的喊了一声。
孟太太下了一跳说“傻儿子。吓死我了”
“妈  这有什么好看的?”
“儿子 你闻一下。”
“啊!真的好香啊!”
“儿子,你再仔细看,这玫瑰花如果用手轻轻掰开他的花瓣,就可以看到鲜黄的花蕊,花蕊很细,像丝线似的。”
“妈  你看蜜蜂在亲吻着花蕊呢!”
“是啊,小蜜蜂利用纤细的触角小心翼翼的抚摸着花的脸,生怕弄疼了她们。”
“妈  蝴蝶飞来飞去落在石榴树上了!”
“儿子,咱院这棵石榴树也有一段历史了。”
“大概多少年了?”
母子两正说着,一个个子矮小、体瘦如材、头上戴着一顶破布遮阴帽子、六十多岁的老头在院子门口停了下来。他露在帽檐外的头发已经斑白,眼窝深凹,眼珠泛黄,肩上搭着一件黑不黑、灰不灰的褂子,腰上捶着旱烟袋,他眯着眼睛向此院打望着。
张大婶一群人立马走上前去
“这位先生,你在这里东张西望,干什么呢?”
老头子瞅瞅张大婶、又看看一群孩子,漫不经心的说“这院子有来头!”
“疯子!疯子”小孩子们七嘴八舌。“不理他,咱捉迷藏去。”
“我知道这院子是他姓孟家祖先留下的饲养室。他在这里胡诌,回家去。”李大嫂说。
张大婶沉默一会儿说“先生,您说什么,再说一遍?”
“这个院四方四正,像个调盘,上边都是好东西。”
“先生,你没有进院子,你是怎们知道的?”
“还有,那个老太的儿媳妇已经身怀六甲。”
“啊!先生 此话当真?”张大婶半信半疑。
“您是看相的算命先生吧?”李大嫂也凑上前来。
老头子缕了一下胡须,眯着眼睛停了一会儿说“你看啊,此院的东沟边有条河,此河是蟒河的下游。”
“蟒是什么意思?”李大嫂好奇地问。
张大婶摇摇头说“不知道。”
“您就直接告诉我们吧?”李大嫂急了。
“这个你们也不知道?哎!蟒就是龙的象征。”
张大婶感到惊讶。
算命先生掏出腰间的竹竿烟袋,吸了两口,然后朝脚上磕了两下,停了半天,眯着眼睛说“此户不出三代,必将出人中之龙,国家的栋梁之才。”
张大婶几个人很惊讶,进一步靠近算命先生,看着先生的脸说“您是怎么知道的?”
算命先生嘴里唠叨着“信不信由你们!”说完就大摇大摆的扬长而去。
孟太太连忙喊“先生,别走别走,我有话说!”
算命先生头也不回,朝着汶水河方向大步走去。
张大婶急忙推开孟老太的大门,进门就喊“孟钢、柏玫!快!我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
柏玫边答应边从屋里往外走。说“婶子 有什么好消息,看把你急成这样。来 坐下说。”
“不坐了,今天就是高兴。我 我 你 你要发财了!”张大婶审视着柏玫。
柏玫感到了不好意思,拽了拽衣角。
张大婶把话咽了下去,灵机一动转眼望着迎门的玫瑰花“这花好香啊!是她把我吸引过来的。回来我要移一棵,沾沾你们家的香味和喜气。”
柏玫哈哈大笑“没问题。大婶什么时候学会客气了。想移就移吧。” 
孟钢坐在大槐树下的小凳子上。
大槐树像一张大伞遮住了半个院子。满树的槐花散发着沁人肺腑的芳香。成群结队的蜜蜂,唱着嘤嘤的劳动歌曲,游戈在花穗与槐叶之间,扑进花心,嘴角颤动着采集花蜜,一批批满载而归,又一群群匆匆飞来。
这时,李大嫂领着小儿子来了,微笑着说“都在家里?”
“吆  大嫂 那股风把你吹来了?”柏玫调侃的说。
“我儿子也要看玫瑰花,这不就串门到你家了。”
“妈妈!蜜蜂  蜜蜂 我怕!”小家伙喊着。
李大嫂跑过去,可一群小蜜蜂飞到大槐树上了。
“妈妈 阿姨的肚子怎么这么大啊?”小家伙天真的问。
“你阿姨是吃了三碗卤面!”
“我懂了!那我吃三碗卤面,肚子也是这么大吗?”小家伙天真的说。
柏玫挺着大肚子在院子里走来走去。张大婶、李大嫂和孟老太太坐在大槐树下唠嗑。孟钢看着自己的妻子挺着大肚子,想着自己要当爹了,在一旁傻笑。
这时候 张大婶站起来把孟钢拉倒一边说“汶水河中有一处泉眼,这个泉眼冒出来的水可是神水,凡是生儿育女都要去河里舀一碗水让宝宝喝。舀住了、舀准了,宝宝喝了将来准能当大官!等你媳妇生时,你也去试试!”
孟钢半信半疑的问“是不是生孩子都要去找这个泉眼舀水?”
“是啊!据说,咱村的两个将军和那个清华大学生都是喝了此水呢!”
柏玫听了暗自高兴,但还是纳闷,她扛着大肚子一摇一摆的去皂角树下住着的神汉毛大叔。
毛大叔说“姑娘,没错,是真的。提起汶水河,就要想起河里的那个泉眼,泉眼里冒出来的水清凉甘甜,不管是大姑娘小媳妇生孩子时都让丈夫跑来找泉眼,泉水让新生婴儿喝,只要找的准,孩子长大准能光宗耀祖。”
“大叔,真的有那么神么?”
“姑娘啊,你听说过没有?早几年有一个拄着拐杖少一条腿大约有五十岁上下的男人,穿一件短褂子、下边的褥腿捐过膝盖,毛茸茸的小腿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无数个筋疙瘩,被一条条高高鼓起的血管串联着,他来到河水边。一位好心的村民同情的问他是不是想喝一碗神水,让上帝赐给一条腿。这位男人听后转过身说,不是!而是我来感谢上帝,我的儿子十八年前就是喝了这里的神水,现在已经考上了北京大学。”
“姑娘,毛大叔所讲是真,汶水河的故事多着呢!”站在一旁的王大妈附和着说。
“我每天早上起床第一件事,就是下沟走到汶水河边锻炼,看那青草摇晃,鱼儿穿梭,哼着小曲,肆意亲近清澈的河水,深吸清澈透亮的空气,用双手捧起一把河水抚摸脸上,尝一口河水甜的滋味,新的一天就这样开始了。”
“谢谢毛叔叔!”柏玫心里充满好奇的离开了毛家。
转眼冬天到了。
孟老太准备了一罐罐鸡蛋、还把婴儿的尿布、小垫晒了又晒,并且给张庄的接生婆打了招呼,等待孙子的降生。
孟钢看着媳妇的肚子一天一个样,预产期马上就到了。别提心里有多高兴了。
柏玫摆动着小碎步在院子里来回走动,感到小家伙越来越不安生,频繁的踢腿、打拳、伸懒腰。
北风凌冽,天寒地冻。
这天,柏玫和往常一样在院子里走来走去。突然腹部一阵疼痛。她皱着眉,咬着牙继续走动。
孟老太隔着窗户看见,大声喊“小玫,怎么了?是不是不舒服?快进屋!”
柏玫少气无力的说“妈  没事,还有几天呢。”
“不行!快进屋休息!”
“妈!我没有那么娇气。不要大惊小怪。太阳这么好,我再走两圈,到时好生啊!”
下午。太阳仍然毫不怜惜的射出他那灿烂的光芒,不仅给孟家小院度上了一层刮不掉的黄金。还给人们带来一丝暖洋洋的感觉,抚摸着柏玫清癯的脸旁。
柏玫隔棉衣摸着那巨大的肚子,汗水布满了额头。
“小玫  不要转了,进屋休息一会儿,把碗里的两个荷包蛋吃了。”
“嗯!”
孟钢把媳妇扶到屋里,端来荷包蛋让媳妇吃。
柏玫摇摇头,坐也不是躺也不是。感觉胎动逐渐频繁,一阵紧似一阵,肚子这边一会儿脑袋顶一下,一会儿小脚蹬一下,不安生的小家伙完全不顾母亲的感受,圆滚的肚皮压迫她满屋子走动,像气球似的马上就要爆破。
“媳妇,是不是要提前生了?”孟钢紧张起来,战战兢兢的说。
“不会吧,肚子里就是动来动去的有压迫感,感到光想往厕所跑,现在又不太疼了,小家伙可能休息了,呵呵。”
“傻儿子,快去喊接生婆!”
看到儿媳的情绪慢慢的平静下来,孟老太站在屋门口仰望天空。不一会儿,呼呼的西北风呼啸着刮往窗户上的塑料布花花作响,一种压仰的情绪成了催化剂,一场强大的暴风雪就要到来。
接生婆来了;柏玫的妈妈来了;小姑子也来了,他们都进了屋里。
孟钢站在门外,没有进去。满脑子都是媳妇疼痛的表情。“什么传宗接代?让女人受这么大痛苦!”他多么想替媳妇分担疼痛啊,那怕一半也行啊!
“儿子,快去汶水河舀泉眼里的水!”孟老太催着。
雪越下越大,像冰雹似的砸下来,院子里的槐树、石榴树、玫瑰花都成了白色的绒球。
孟钢自言自语的说“老婆  你要挺住!一定要挺住!”泪水不由得滚了下来。
他迅速穿上大衣、带上帽子,拿着铁锹,顶着风雪走出街门。
“哥  你的扣子扣错了!”妹妹喊着。
“儿子  雪大路滑,注意安全!”孟老太嘱咐着。
柏玫顾不上害羞了,她一只手使劲的抓住床帮,一只手楼主婆婆,身体躬了起来,轻轻地呻吟着。
“姑娘 用劲!再用劲!”接生婆不停地说。
柏玫眼冒金星,也想用劲,可只有疼痛袭击,她没有一点力气了。
寒冷的西北风吹奏着阵阵可怕的音符,白茫茫的鹅毛大雪随着风势扬起雪浪,像大海怒涛似的翻滚着、呼啸着。
编辑首语:
这是一部法治题材长篇小说。
本书通过在汶水河畔一个小县城长大的四个年轻人之间的感情纠葛,围绕城市管理执法和司法机关执法中存在的问题展开叙述,反映律师的执着和艰辛、法官的荣耀和无奈、老百姓的寄托和希望,歌颂了纯洁爱情、人间真情,弘扬了司法正义,传播了正能量。

  发表您对此书的评论
评论:
 

引用回复

×
  • 原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