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俱乐部 欢迎来到警官读者俱乐部![登录] [免费注册] |  我的订单 | 俱乐部简介  | 帮助中心  | 去首页 
热门关键词:治安 刑事侦查 交通管理 文书写作 警察心理             
  微尘鉴罪※
书代号:20229232 条码:9787501462421
出版时间:2022-8 发行范围:公开发行
作者: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专业委员会
版别:群众出版社
类别:法律图书
开本:16开 版次:1/1
点击数:146 非会员价:¥49.00
A级会员价:¥46.55 B级会员价:¥44.10
购买数量:    

           这是一部法治题材报告文学集。
   为反映新时代中国法治领域优秀人物的典型艺术形象,促进社会主义文艺事业的繁荣,以法治文艺的力量,服务平安中国、法治中国建设,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专业委员会于2020年11月10日发布了“新时代中国法治文学精选”系列丛书征稿通知。征稿时间为2020年12月1日至2021年9月30日。2021年“新时代中国法治文学精选”征文获奖丛书是该活动的主要成果。此获奖丛书的出版发行,对法治文学作品的创作有着鲜明的引领作用,必将有力促进中国法治文学创作的发展和繁荣,使法治文学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历史进程中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本书为该丛书之一,收录了报告文学一等奖、二等奖的全部作品。这些作品包括一等奖《微尘鉴罪》(作者:沈雪),二等奖《一粒种子》(作者:贾文成)、《淬火》 (作者:任继兵)、《打拐刑警》(原名:《铁骨柔情铺筑回家路》,作者:罗瑜权)、《浔阳狩猎者》(作者:梁路峰)、《宁波交警进行曲》(原名:《铁骑:城市文明的使者》,作者:陆明光)。
微尘鉴罪
——记公安部特邀刑侦专家孙玉友
沈 雪

公安部物证鉴定中心爆炸案件技术侦查处处长孙玉友有两个公安部顶级专家的称号,一个是公安部特邀刑侦专家,一个是应急管理部火灾事故调查专家。这两个科目,为他在现场和实验室之间划了一条条无形的线,准确的说,是以实验室为中心辐射到全国上千个地区的线,线的那头,连结的是一个个疑难复杂的案件或重大事故灾难现场。
工作34年来,孙玉友就一直在实验室和突发的各种重特大案件现场之间奔走,他累计完成过2000多起爆炸和纵火案件的物证鉴定,参与了300多起重特大案事件的现场办案工作;先后进行了40余项有关爆炸、纵火及枪弹残留物检验的课题研究,培训基层技术人员一万余名;取得了各种炸药爆炸及纵火剂燃烧后现场残留物的分布数据、提取方法和实验室检验方法等重要成果,使我国爆炸、纵火案件的物证检验技术达到国际先进水平,所建方法已在全国推广应用,成为支撑基层办案必不可少的技术。

一 从实验室走向现场

在木樨地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校园外南侧,有一处绿树环绕,林茂竹修,花竟开放的院落,在四周高层耸立的建筑群中尤显幽静。院内有一幢掩瑕在绿荫丛中的九层楼房,大门上方悬挂着的一枚熠熠生辉的国微,让整幢楼在这静谧的环境中透出几许庄严。这幢楼,是国内刑事检验技术鉴定的最高权威机构—公安部物证检验鉴定中心,刘耀院士、闵建雄、班茂森等权威刑侦专家都在这幢楼工作过多年,现任爆炸案件侦查技术处处长孙玉友的办公室就在这幢楼里。
刑事技术是收集、检验和鉴定与犯罪活动有关的物证,为侦查、起诉、审判工作提供线索和证据。孙玉友所承担的工作,是勘查现场并把现场发现提取的微量细小的物证作理化分析,找到制造现场的关键物证,为案件定性,让真凶现行。
孙玉友毕业于兰州大学化学系,1985年大学毕业后分配至公安部物证检验鉴定中心,主要在实验室做微量物证的检验鉴定。
那时候的工作跟实验室的仪器一样,很简单,等待办案单位送检材过来,做鉴定,出具鉴定报告。孙玉友一向严谨,做的验鉴定也跟他人一样干净利索,不仅检验做得十分完美,对各种仪器功能的了解都十分透彻,坏了,他亲自动手拆解修检。
“孙玉友特别爱学习,爱专研。”跟他一起工作多年的老专家权养科记得,有一年中心在科学院引进一台先进的仪器,是做分离检测的,名称叫:毛细管电泳。到科学院考察听完介绍离开时,孙玉友要了一本说明书,第二天中心领导召集开会听取汇报商定是否购买时,孙玉友一口气把该仪器的功能、特点、优势详细作了汇报。权养科当时一脸诧异,问孙玉友怎么了解那么透彻,孙玉友说头晚研究说明书一宿未睡。后来其他省市要购买这款仪器时,孙玉友成了推介和应用的专家。
孙玉友刚工作时,曾下派到沈阳市公安局学习过半年,在沈合分局、市局、省厅都工作过。在分局和市局学习时,他经常跟着民警出勘现场。知道现场勘查物证提取很关键,如果没提取到正确的物证,浪费的不仅是时间,还可能会导致证据的丢失,以审判为中心诉讼制度,少了证据,就可能会让犯罪分子逍遥法外。
实验室的工作做久了,一向爱思考的孙玉友产生了一些困惑。我们在实验室,可以把送来的检材做得非常完美,但有些不一定对案件有帮助。
孙玉友记得有一起发生在内蒙的纵火案,仓库被烧了,损失很惨重。办案单位把嫌疑人抓了,嫌疑人也交待了浇汽油纵火的犯罪事实,但案件只有口供没有证据,诉不出去。一个多月后,办案单位在着火点附近提取了一段燃烧过的残留物,送中心请求鉴定。因为时间长,汽油易挥发,又经过燃烧,检测未果。
看到送检人员一脸的失望和焦急,孙玉友心里十分沉重。那时候,基层办案单位经费困难,来北京出一趟差,太难了。
侦查人员跟专业技术人员不一样,不懂现场,不知道在重点部位提取。但实验室的人员却不能去现场,就等着送检材来做实验。如果提取不到关键的检材,既耽误时间又检不出东西,做不了鉴定。这是孙玉友在实验室工作十来年最感到困惑和需要解决的问题。
在详细询问送检的侦查人员描述的现场情况后,他告诉办案人员,回去撬着火点位置的地砖,再送来检验。之所地让他们回去撬地砖,是因为地砖表面粗糙,吸附性很强,有些细微的小孔可能附着汽油成分。侦查人员回去后照他的吩咐,撬了几块砖,重新送来做检测。孙玉友在砖头上,通过检验,检测出了汽油的成分。
一份鉴定,跑了两趟,这对于经费困难的基层,太不容易了。这事对孙玉友触动很大。
实验室不是单一的做实验,实验室需要了解现场。不能只跟案件现场进行一场场隔空的对话,要把实验室的工作跟现场结合起来,让鉴定结论对案件真正能够发挥作用,才会更有效的解决存在的问题,实实在在为基层减轻负担,提高工作效率,更好地为破案服务。
打破传统的工作模式,要迈出这一步,不仅是观念的转变,还有许多需要改变的地方。仅是自己的想法不行,还需要领导的认可支持。
“做理化分析去什么现场,在实验室用好仪器,做好分析,就是工作。”当时有一种声音说。
“法医是去检验尸体,痕迹的要提取物证,理化分析去现场能做什么。”有声音附合。
“物证检验鉴定,就以实验室为基础的。现场是现场,实验是实验,这得区分开来。”各种不同的声音混杂在一起。
“我们把自己关在实验室里,可以把送来的检材做得非常完美。可我们不知道出具的这份鉴定书是否发挥了它在案件中的作用。因为它不是我们提取来的,我们对现场不了解。”孙玉友争辩过。
“现场勘查是实验室的延伸,实验室的工作支持现场,这不矛盾,有机会就要多去看现场,现场需要学的东西多着呐。”困惑的时候,乌国庆等老专家鼓励他。
孙玉友至今仍清楚的记得跟乌国庆老专家出勘一个现场,让他特别震撼和感动的一幕。
1997年4月26日,长春发生一起致两人受伤的汽车爆炸案,孙玉友随已退休刚被刑侦局返聘的乌老赶赴现场勘查。一辆白色捷达轿车被严重损毁变形,因冲击震裂变成锐器般的车身兀立在满地的玻璃碎渣中。
刚到现场,乌老就一下钻到车底,开始寻找起致爆的相关物证。
被炸烂的车身根本就没多余的空间挪动身体,而且还有随时可刺伤肌体的残片。在场人员来不及阻止,都为乌老捏了一把汗,那时候乌老已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他认真执着不顾个人安危的精神,让孙玉友肃然起敬。
一定要向老专家们多学习,将自己所学的专业知识与现场勘查侦查办案结合起来,做好实验室工作,争取多到现场去看看,去勘查,孙玉友下定决心。
因为他的坚持和现场经验的逐渐丰富积累,提取的检材检验鉴定的准确率提升了,支持认可的声音也渐渐多了起来,他走向现场的机会也增多了。
在实验室里,只是感观上对检材看一看,摸一摸,进行理化分析检测,出检验结果,不知道现场情况;亲自到现场,才知道现场的复杂性,也才知道在现场勘查有多难,多累。
孙玉友初到现场时曾经有过茫然。
他出勘的主要是涉爆、涉火的案件或事故现场。跟刑事案件其他现场不一样,爆炸和火灾现场,原来的形态没有了,不可知的因素太多。如爆炸发生后被炸的物质回埋了,物证被烧焦变形了……。
大的现场,就是茫茫的一片废墟。在哪儿找?如何找?
一向爱学习专研的孙玉友像小学生一样,一有现场,他就主动请缨,珍惜每一次出勘现场的机会,认真地记录和总结参与办理的每一起案件。不知从何处着手时,就跟着专家认真学习,向有现场经验的同事前辈讨教。
最开始到现场,孙玉友有过不适。如:爆炸现场惨烈的场面,偌大的废墟,横七竖八血肉模糊的尸体,弥漫着的浓浓血腥味,虽然努力的克制,但胃里仍有过翻江倒海。火灾现场,夹着有毒物质的呛人黑烟,鼻孔多天冲洗不尽的黑色微尘;在混合着被炸碎的人体组织的残渣中寻找物证,从现场带回来怎么冲洗都洗不去的尸臭;危化物品爆炸后的有毒气体,摇摇欲坠的建筑物,爆炸现场隐藏的未知危险等。
但一看到现场勘查的同事镇定自若,专心致志的工作,他便不断给自己打气。
到现场的次数多了,他慢慢镇定下来。
现场不只是现场,现场包含很多未知的因素,而且是变化了的。只有静下来,才能读懂它,认知它,更好地分析它。如:燃烧过的现场,随着火势的蔓延,痕迹、颜色、脱落的物质呈现都不一样,每个现场都有它不同特点,残留的物证也不会相同,勘查和寻找的方法都不一样,需要不同的专业知识去科学的分析、实验、检测。
因为爱专研,从实验室走到现场,孙玉友像打开了一扇学习之门,要学习的东西实在太多了,向经验丰富的同事学,像办案的民警请教,向书本学,在实践中学。不仅仅痕迹检验,还要了解更多,如:光学、燃烧学、形态学、爆炸力学、分析化学……。
边学习,边总结,边提升。孙玉友在现场勘查、调查取证、案情分析、侦查方向的确定等方面积累了丰富的实际经验,逐渐形成了自己的独立思考和应对现场的一整套方法,成功承办了全国多起重大疑难案件、灾害事故和涉外案件现场勘查、痕迹物证的检验鉴定,侦破了一大批有影响的案件。 
“孙处特别谦虚,严谨,坚持原则,凡是对的,他一定会坚持,会拿出正确的结论让你信服。”微量物证检验处副处长的孙振文,2007年参加工作第一天就跟着孙玉友,是孙玉友手把手带出来的徒弟,他讲了他跟着孙玉友去勘查的一起火灾现场。
 2016年11月14日凌晨2时许,河北省秦皇岛市某县城的一农机批发部发生火灾,致2人死亡、4人受伤。起火建筑为三层叠拼建筑西边户(户内楼梯),火灾发生后,消防火调专家通过勘查,排除电、取暖煤炉起火,结合起火点部位及检出的汽油成分,结论是:不排除人为纵火。
当地公安机关成立专案组,从人为纵火开展了大量的侦查调查工作,却迟迟没有进展。案件陷入僵局,于是向公安部求助,孙玉友带上技术员前往现场复勘。
在现场仔细勘查了几天,孙玉友认定起火点的位置,跟消防的认定不一。在消防认定起火点的区域,他也检测出了汽油的成分,但孙玉友认定起火点不是消防认
编辑首语:
 这是一部法治题材报告文学集,囊括 2021年“新时代中国法治文学精选”征文获奖作品中的报告文学精品。
   

  发表您对此书的评论
评论:
 

    [中国社会主义文艺学会法治文艺专业委员会]还著有

疑似命案※
山重水复※
弹壳※

引用回复

×
  • 原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