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俱乐部 欢迎来到警官读者俱乐部![登录] [免费注册] |  我的订单 | 俱乐部简介  | 帮助中心  | 去首页 
热门关键词:治安 刑事侦查 交通管理 文书写作 警察心理             
  缉拿真凶
书代号:20228233 条码:9787501462438
出版时间:2022-8 发行范围:公开发行
作者:宋庆华
版别:群众出版社
类别:文艺社科
开本:16开 版次:1/1
点击数:224 非会员价:¥49.00
A级会员价:¥46.55 B级会员价:¥44.10
购买数量:    

         这是一部公安题材长篇小说,讲述了香城市公安局长克服重重阻力,面临解职风险,仍然坚忍不拔,对党忠诚,不畏邪恶,最后将真凶缉拿归案。
    作为一部现实主义作品,充满正能量和理想的光芒。作品悬念重重,结构严谨,人物栩栩如生,揭开了社会复杂一面,告诫读者在逆境中要坚信光明。该作品适合影视改编,可作为公安文学精品图书推出。
   作者宋庆华,现任重庆市公安局轨道交通总队副总队长,曾出版长篇小说《绝对意外》、中篇小说集《绝对现场》、作品集《江河作证》《绝对关键》《天衣无缝》等,其中“三个绝对”系列在图书市场反响较好。 
第一章  致命打击

江南省井南市这座除省城之外全省第二大城市,被人们唤作香城,它的历史恐怕有三四百年了吧。据说曾经有人专门考证过,但考察来考察去没拿出个准确的东西。不过,这个城市濒临南方长江水系的两条大河,按照历史地理学家研究出来的人类最初聚集大多缘河而居的说法,自开埠以来有整整八百年历史,还是有据可查、有史为证的。
居住在香城的人,尤其是频繁往来于香城的人,心中还有一个疑问,它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温馨浪漫,而且念叨起来似乎含点儿暧昧迷离味道的简称?上溯几代人都说不清楚,现在的人,哪怕就是百岁老人,也七说八不一。但多数人比较认同的说法有两种,或者说对这个问题有两种主流的声音,一是说简称犹如爱称、昵称,易于上口,再者是历经几十数百代人的呵护和润造,这座从未遭遇过战火焚毁生灵涂炭的城市,确实到处绿树成荫,繁花似锦,鸟语花香,馨香四溢,香气透城,名副其实。
然而,这些年来,香城忽如一脚踏入多事之秋,突地爆出一系列令人惊惧又使人心中吊起一个个悬念的事件。
先是市长张高乐携巨款潜逃国外,撩开官场贪腐黑幕的一角,但大幕始终没能拉开,只让人窥见冰山一角。
接下来的一场打黑风暴,撼动了这个城市的旮旯角落。
这一夜,又传出市政府常务副市长罗泽西被杀死在荒郊野外的消息。
恰如一阵秋风起,秋雨来,这个多多少少让人感觉到寒意的信息,像秋风秋雨激起的细雾,缥缥缈缈弥漫开来……
“罗市长是被刀捅死的,三刀六洞。凶手自杀了,流了好多血……”
“不可能吧,昨天还在电视上看到他慷慨激昂的样子,说是要把井南市建成工业强市、教育高地、蔬菜产业大市,要建花园城市……这么一个大活人,怎么一下子说死就死了呢?”
“该死,又出了个大贪官?该不会是分赃不均黑吃黑吧?”
“不会吧,这几年井南城市变化很大呀,经济也上去了,治安也好了!”
“听说他马上就要当市长啦,官运亨通着呐,怎么会……”
质疑、猜测、议论、流言,当然也夹杂着凭想象繁衍或者无中生有捏造出来的谣言,通过口口相传、网上发帖、微博微信,伴随着阵阵肃杀寒意的冷风肆虐,裹挟着残枝败叶,一阵紧似一阵地扫过香城的旮旮旯旯,让这个以四季花香而闻名于世的江南省第二大城市,在一夜之间几乎无人不知这一令人惊诧的消息。
现实社会物欲横流,让人们极易陷入仇官仇富的心态,对眼前发生的任何事情只要与官场相碰,自然就习惯地跟贪污、受贿、色情、滥用职权等腐败现象相关联,而且恣意想象,肆意渲染,得出的结论不一而足,但很难得有一个“好”字。
一辆三菱越野警车疾驰而来。
巍峨庄严的市委大院门前,岗台上伫立的一名年轻交警远远地瞅见了车牌号,立马挺直腰杆,倏忽转身,抬手做出直行的手势。站岗的武警战士急忙按下遥控板,抬起门杆,立正,敬礼。
警车嗖地驶进了市委大院,在主楼前停下。
没待车停稳,车门打开,跳下一个身着三级警监警服的中年男子。他就是井南市公安局党委书记、常务副局长罗红旗。
走进市委大楼,罗红旗根本就没想去乘电梯,三步并作两步一溜小跑地爬上三层楼。
踏着有些凌乱的脚步,他进入了大门完全敞开着的市委书记张雅南的办公室,显得气喘吁吁,满脸憔悴,有些力不从心。
按照张雅南手势的指点,他拖着疲惫的身子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还没坐稳,一杯茶递到他眼前。看得出来是刚冲泡的,杯口冒出腾腾热气,匆忙之中还没来得及扣上杯盖。
“怎么样?什么情况?”张雅南问道,口气显得十分急切。他脸色铁青,眉头渐渐收拢。
“别急,张书记,我喘口气,喝点儿水。整整一夜没吃东西,渴呀,饿呀。”罗红旗接过茶杯,吹吹漂浮在水面上的几片茶叶,接连几口下去,“暖和,好喝,谢谢张书记。”
看着罗红旗又是吹着气,又是一口接一口啜着滚烫的茶水,急不可耐又无可奈何的猴急样儿,张雅南心里不禁咯噔一下,从稍许慌乱的神态恢复了平静,习惯性地伸手捋了捋头顶有些稀疏的头发。
“好,别着急,慢慢喝吧,朋友刚送来的,上等的西湖龙井,回头送你一盒慢慢品,不过,得等案子破了以后。”
“难了,要讨书记一杯茶喝,这回难啦。”
“怎么回事儿?什么情况吗?”市委书记张雅南平静中还是有一丝急切,直盯着罗红旗脸的眼神,流露出些许不满。
紧接着,他跟随罗红旗对案发现场的描述,以及对基本案情的述说,他面部的表情由惊愕变得茫然。两只原本炯炯有神的眼睛,似乎一下子便塞满了杀人现场淋漓的鲜血,透出惊恐、愤懑、恼怒的光。
深秋,傍晚,临界入冬的日子,香城人从扑面生冷的风和满地枯萎的落叶中,已经感受到了一阵又一阵的寒流掠过。
连日阴霾之后难得的一个晴天,太阳的余晖把天边和大地染得通红通红的。
小小学童牵着瘦瘦的耕牛,一边沿着沟沿让牛儿溜着吃草,一边哼着欢乐的儿歌,朝着天边的太阳挥舞竹鞭,好像要把太阳公公从将要坠入的天之涯边赶上天穹,挥着、舞着、跳着。
不经意间,他一低头,哎呀,血,大片的血,两个人躺在沟底……真是血,在血红的阳光照耀下,血色更红……血液浸染过的杂花野草已经没有了它们本真的颜色,绿色的草、黄色或者金色的花朵都被涂抹上了浓浓的红色。
蓝白相间的警车,车顶上交替闪烁着刺眼的红光、蓝光,匆匆而至。
秋风瑟瑟,寂寥旷野,几个警察的身影开始在路边深沟上上下下忙碌起来。
“我四点钟放了学,回家刚放下书包,爷爷叫我去放牛,我牵,牵了牛出来,顺着路朝着大坝子走过来,就看见血,好大一摊血。是,是两个人睡在那块儿……我,我丢了牛鞭,就跑到了街口,见没人,过路的人都没,一个,一个人影都没有,就朝城里跑。跑了很久,碰到一个叔叔,我说叔叔,借用一下手机,有人死啦,我给警察叔叔报警。”小牧童两眼露出惊恐万分的神色,胸腹一鼓一瘪地起伏,喘着粗气,小脸蛋儿涨得通红,断断续续地向警察讲述发现死尸的过程。他嘴里喷出的一股股热气,出口便化作一缕缕白色的寒雾,受寒风刺激而流出来的鼻涕顺溜直下,只管用手背横扫过去。
李冒从裤兜里掏出纸巾,递了过去。
小牧童接过纸巾,捂住鼻子擤了一下,再擦擦手,扔掉,接着说:“叔叔,警察叔叔,不,不关我的事啊,那,那两个人我不认识啊,我,我怕。”
“别怕,有叔叔在,不用怕。”李冒蹲下身子,轻轻地拍拍他的肩,瞅着他的眼睛。
李冒脸上挤出点儿笑容,表情有点儿僵硬,但也算是和蔼可亲,用温和的声音说,“你帮了警察叔叔的忙,叔叔得感谢你,还得叫学校的老师表扬你呢,别害怕啦。回家后不要把你看到的这些告诉别人啊,乖孩子,记住啊,回家的时候把牛牵上啊。牛丢了,你爷爷会打你屁股的。”
小牧童又擤了一下鼻涕,咧嘴笑了:“老师会表扬我,是吗?爷爷不会打我屁股的。”
李冒被这小孩的童真逗乐了,伸手拍了一下他的屁股,不料用力猛了一点儿,把他拍了一个趔趄,说:“乖孩子,爷爷不打我打。”
李冒站起身来,扭过头,对他背后站着的一个男人瞪圆了豹子眼,凶巴巴地说:“你是干什么的?怎么到这里来的?”
“我吗?我,过路的,这个,娃儿找我借手机,说有人遭杀了,好吓人……这个跟我没关系哟。”这个瘦削的男子穿一件灰色的夹克,敞着怀,里面露出洗得发白的棉衫,也许是有点儿冷,也许是被那片耀眼的血吓蒙了,也许是被李冒那瞪起来布着血丝的眼镇住了,说起话来哆哆嗦嗦地不成句子,好像两条腿也在发抖,“这个,这,真不关我的事啊。这小孩儿借电话,这块地儿他说不清楚,是我告诉公安局的。没我什么事,我走啦。”
“张华,你过来,给这两个人做个笔录,要详细一点儿啊。王康,你守好中心现场,什么都别动啊。猴子,你围着中心现场朝外找,看看还有什么东西与现场有关,我去给局里回个话儿。”李冒虽说是派出所所长,到底是干过几年刑侦的,尽管没有见过这么大面积的血,但还是出过几次杀人案件的现场。眼下心中虽然有些慌乱,但他指挥几个民警维护现场,倒也显得镇定稳重,有条不紊。
手机嘟嘟地响,一看,没信号。
李冒拿起对讲机大声说道:“指挥中心,我是李冒,我已经到达现场,找到了报警人,肯定是一起凶杀案,请通知刑警、技术、法医赶快来勘查现场,还有,要报告市局……”
“收到,你们要保护好现场,我报告值班局长,几路人马很快就到。”分局指挥中心主任在坐镇值守,指挥若定。
不行,这桩案子得马上报告罗局。李冒心里嘀咕着,掏出手机,拨号,嘟嘟嘟,没信号。只好又拿起对讲机,旋转按钮,拨到市公安局的频段。
“市局指挥中心,市局指挥中心……”
“请讲,我是市局指挥中心。”
“我是东阳分局井阳派出所所长李冒,有特殊警情向红旗局长汇报。”
“他没在指挥中心,你直接呼叫‘泰山02’就行啦。”
“我叫了,没响应。”
“什么情况?可不可以告诉我们,由我们转告?”
“不行,我要直接找他。”
“是不是你们那里发生的凶杀案情况?”
“是。”
“市局指挥中心已经接到你们分局的报告,已经通知刑警支队带技术、法医,还有警犬赶过去了,在路上呢……”
“这些情况我知道,我就是要找红旗局长。”
“那,你打他的手机好啦。”
李冒有些恼怒,把对讲机扔给张华,起身一溜小跑钻进那辆警车,呼啸着驶离,丢下一句话:“我去找信号。”
此时的罗红旗,正在办公室同分管刑侦的副局长申晓兵一起分析研究省公安厅督办的一起黑恶大案的主犯李山失踪后的去向。
“毫无疑问,肯定是外逃了,那辆凯迪拉克、两辆卡宴都失踪了,还有那个女妖精……都失踪了,影子都没见,人间蒸发了。”申晓兵一筹莫展,愁眉苦脸,万分无奈地叹息,“偌大的井南城,我们像梳头一样,清理好几次了,真没见半点儿蛛丝马迹,时至今日还没一丁点儿新的线索。”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在冷清的房间里格外刺耳。
罗红旗瞥了一眼茶几上颤动的手机,根本没有心思理睬它。此刻,他的脑子里全是李山的案子。
编辑首语:
公安局长面临解职风险   突破重围剑指真凶原形

本书悬念重重,人物栩栩如生,充满正能量和理想的光芒,收入“中国侦探小说实力派作家丛书”。



  发表您对此书的评论
评论:
 

引用回复

×
  • 原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