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俱乐部 欢迎来到警官读者俱乐部![登录] [免费注册] |  我的订单 | 俱乐部简介  | 帮助中心  | 去首页 
热门关键词:治安 刑事侦查 交通管理 文书写作 警察心理             
  这方水土这个人——人民警察黎宗权
书代号:2022010603 条码:9787501461912
出版时间:2022-1 发行范围:公开发行
作者:袁瑰秋
版别:群众出版社
类别:文艺社科
开本:16开 版次:1/1
点击数:793 非会员价:¥55.00
A级会员价:¥52.25 B级会员价:¥49.50
购买数量:    

        《这方水土这个人——人民警察黎宗权》是全国少见的为基层警队的小人物立传的长篇人物传记。
主人公黎宗权生前是广东省吴川市公安局副局长,2019年8月22日上午,他在持续工作多日睡眠严重不足,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猝死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年仅45岁。全国公安两百万人民警察队伍里,他或许只是一个“小人物”,但对于湛江公安,对于吴川警队,他却是当之无愧的警队脊梁。
在当下中国,每天“猝死”的人达1000多个,其中就有1—2个是人民警察。这在一直飞速发展处于“快进”状态的中国是一种特殊又常态的生命现象。为此作者以深情而细腻的笔触深入这种生命现象的内核,探究一个独特的生命文本,真实还原一个45岁的生命个体所走过的人间沧桑,讲述一个农民的儿子奋斗不息的励志的故事,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不忘初心的红色基因的传承故事,一个基层公安指挥员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战斗到生命最后一刻的平凡英
第一章

海岸之殇

海岸的远处,分不清白云和浪花。
入秋后的海岸,没有那么炎热。一阵海风吹过,拂进黎宗权那间不大的办公室。本来安排好了工作,要去一个名叫浅水镇的派出所。但是黎宗权坐在椅子上,他的心,悄然停止了跳动。



湛江,湛江。
“北有青岛,南有湛江”,这是六十年前邓小平站在湛江的红土地上,凝视着南中国的海滨脱口而出的一句赞叹。1960年2月初,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委员会总书记、国务院副总理的邓小平视察湛江,其间多次赞叹湛江可以和青岛媲美。也许,在后来长期担任国家军委主席的邓小平头脑中,闪现的是我国海军三大舰队的司令部驻地,而眼前呈现的是这方土地的美丽、伟岸与神奇。
作为改革开放年代,国家宣布的首批对外开放的14个城市之一,相比之下湛江的经济发展显然是滞后的。但是短时期的滞后,反而可以成为厚积薄发的优势。湛江的红土地厚载着火山的热能,如今百业突进,万象振兴,已渐成狂飙之势。尤其是湛江的吴川,只用了三四十年的时间,就“鸡毛飞上天”,开创出了与“温州模式”齐名的独特发现模式:“吴川模式”,“吴商效应”,赫赫有名的“吴商”现象,直追历史深处的“徽商”、“晋商”……“中国民间文化艺术之乡”、首个“中国羽绒之乡”、“全国首个新农村示范基地”、“中国塑料鞋之乡”、“中国月饼之乡”、“中国建筑装饰之乡”、“中国诗词之乡”………这一切让从历史走过来,从大海走过来的吴川,款款翩翩,像变“帽子戏法”一样,一顶又一顶地让人目不暇接地变换着头顶的王冠。 
不到40年的时间,有一种传奇叫做“中国故事”,有一种故事叫做“吴川传奇”——让无论是吴川人,还是像和我这样匆匆忙忙的慕名而来者,都不得称奇:吴川凭什么崛起?吴川人为什么这样能够创业?



答案之一,或许就在这个“城市之心”里。
位于吴川市解放北路21号的吴川市公安局指挥中心大楼,尽管低调平实,它一直位于这个城市的心脏地带,感受这个城市一呼一吸。作为城市之星,他上达中枢,为党和政府第一时间提供决策的信息,为“平安中国”建设,为保障国家长治久安殚精竭虑。作为城市之心,它是中流砥柱。它是平安吴川的脊梁。他的使命就是挺立,不容许有丝毫的松懈。这座海滨城市的经济腾飞,它必须跑在前面为城市领跑,为家乡护航。他下慰黎庶,父老乡亲的疾苦酸甜,人民群众安居乐业得怎样,他都必须第一时间发现,第一时间回应,第一时间奔赴危情之处。因为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他们的使命与追求。
这就决定了他们一刻也不能停息的节奏。所以他们的心,他们的魂,必须跟随日升月落、晨昏交替,不停地脉动。
然而就在2019年的8月22日,一个普通的日子,一颗正常的心脏突然停止了跳动。
在吴川市公安局局党委委员、指挥中心主任林明超的帮助下,在事隔5个月之后,我在吴川市公安局指挥中心大楼3楼会议室,调看了2019年8月22号当天的视频监控。
林主任被同事们称为“林党委”,黎宗权是他的前任。“黎党委”在卸任了吴川市公安局指挥中心主任之后,于2019年2月,升任局党委委员、分管治安、巡警的黎局长,同事们也从叫了6年的“黎党委”改口称“黎局”。
众所周知,公安部门是纪律部队,“司、政、后”作为首脑机关,在警队中的地位尤其重要。而重中之重的是作为司令部的“指挥中心”,堪比心脏与大脑。所以通常在县级公安机关中,指挥中心主任需要配置为局党委委员,而在“党委一班人”中,也通常是这个被换作“党委”的主任,很多时候是最累最辛苦的一个职位。而通常也就是这个位置,一般人担当不了,当上来也不容易找到继任者。
黎宗权在指挥中心主任这个职位上,一干就是6年。
“吴川黎宗权”这5个字我是在第一时间通过湛江市公安局的新闻发布消息而得知的,只是知道他和他的离去以及他的简要事迹,但是我本能地像拒绝痛苦一样拒绝深入其中,如同他的同事们本能地不愿互相提起他和想起他一样。因为我们都不相信,不相信情同手足的同事和战友已经离我们而去。
一年前,我写过朱恒文,为了懂得他,我曾不止一次走进广州人平时敬而远之的地方——“银河公墓”,在他的墓碑前从正午坐到日落……写完了恒文,我与他的父母,妻子孩子,亲如家人。
我还写过谭耀华、王广平、吴桂忠………在我10年间跟随公安部“公安文化基层行”文艺小分队赴基层慰问演出走了400多个县的长路上,与我“相遇”过的全国公安“二级英模”称号以上的英烈民警,不下百个……他们一个个都走了,但是他们留下了憔悴的妻子和表面看起来还算阳光却深藏内心忧郁的孩子,每每看见他们,我都会格外的亲切和心痛。
人的一生,除了血缘亲人那个有限的纽带和圈子外,还有一些命中注定一定会遇到的“亲人”,或许我们肉眼看不清、理不明彼此的缘起和牵连,如果真有一个所谓的“平行世界”的存在,或许在那个我们肉眼不能到达的世界里,我们早已是血脉相连的亲人。
人民警察队伍里,“时时在流血,天天有牺牲”早已是众所周知的“常识“。不说远了,就说眼下这个“新冠病毒肺炎”爆发的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全国公安机关就走了45个警察,光我们广东省就有5个辅警刚刚牺牲,个个都年纪轻轻,几乎都是心脑血管疾病引发的猝死,猝死在长年累月的加班熬夜之中。
所以在第一次面对“黎宗权”三个字的时候,我本人的选择是不忍,不是不写,是不忍心再写。
因为怕痛。
在写完朱恒文之后,我想这是最后一次,从此以后再也不要触摸这一类的题材了。
但是湛江市公安局局党委委员、政治部主任吴国辉却固执的对我说:您先去吴川走一走吧。
在我的印象中“他是组织部派来的年轻人”。以前从来没有干过公安。刚刚走马上任,就遇到了“吴川市公安局副局长黎宗权因公牺牲”这一事件。
但是后来他无意中说出一个事情。
黎宗权遗体告别仪式结束后,按照吴川人的礼节,对每一个来参加告别活动的宾客,主人家都会回赠一个“利是封”,里面几块、十块钱不等,反正就是一个平平安安的“意头”,是多年的传统习俗,吴川人最讲究这种“意头”。告别仪式接近尾声的时候,黎宗权的家属也郑重地把这个“利是封”派到从湛江赶来的黎宗权身前的战友、以及各位领导的手里,大家都“入乡随俗”的默默接住了……轮到派给湛江市副市长、市公安局长黄勇武手上,黄勇武客气地拒绝了;黎宗权的家人有点意外,说:这是我们的习惯,每个客人都有的……
黄勇武恭敬地说:“我不是客人,黎宗权跟我是亲人,我跟他是一家人……”
说这话的时候,吴国辉的眼眶“蹭”地一下就红了……热浪迅疾让挂在他白皙脸上的眼镜起了雾……
一时间,我无言以对。



还是开始看视频吧。
在公安部门,研究视频是“图侦部门”的强项。现在公安一线的案件侦破离不了图侦,很多案件都是通过“图侦”直接破案,还有很多起到间接作用,各类案件,差不多都有视频(视图)作为证据。
我要探知的是一个隐藏在“2019年8月22日”这个寻常日子里的秘密或者说叫异常吧,我想解开的是一个隐藏在或者说是埋伏在一个个向死而生的普通生命的人生长路上“那最后一公里”中那“最后的一步”的玄奥与真相。
这是一部听不到任何声音的默片,电影里的灾难片总是以让人目不暇接的声、光、电等营造的特效让人心惊肉跳。而这一部默片,镜头里只有凝固的场景,缓慢的脚步,攒动的人头……但是隔着冰冷的视频,那些令人窒息的时间,那些时间里释放出来的令人人心惊肉跳的惊悚、悬疑、震撼、悲情、狂乱………却像子弹、像排炮一样一声声、一阵阵密密麻麻袭击我们的心灵。
8:32,黎宗权熟悉的身影在单位大楼一层的饭堂门口出现。
深蓝色的条纹T恤,深蓝色的警裤,很不起眼;过早谢顶的光头、开始发福的体态,略显胖相,但他稳健的步态,又让人看不出丝毫疲倦与沉重。
而此前8:15,饭厅大堂的餐桌上,他与林明超、吴川市公安局督查办主任曾帝康一桌早餐,黎宗权昨晚值了24小时的通宵班,比前两人落座晚一些,餐盘里一个面包,一碗白粥,几片榨菜,和往常没有什么不一样。
林明超:黎局,昨晚值班,事情多不?
黎宗权:还好吧。您别说还真是奇怪了,值了这么多年班,昨晚是唯一的一次,什么事儿都没有,但是不知道哪里来的老鼠,一会又叽叽,一会又叽叽,吵了一夜。
曾帝康:这么说你昨晚是一宿没睡啊?那你今天还那么早来上班?
黎宗权:习惯了嘛,我是属于睡“鸡觉”的,再晚睡再没睡好,第二天七点前一定要警醒起来的!
时值广东公安“飓风2019”行动期间,按照党委会议的统一部署,每个局党委委员要到挂点的单位督导检查行动进展情况,黎宗权作为副局长的挂点单位是浅水派出所和长崎派出所。一边吃饭,一边敲定了一项工作。
黎宗权:曾主任,今天我跟您去浅水去看一下,如何?
曾帝康:好啊,几点走,8:30还是9点?
黎宗权沉吟片刻:9:30吧。
随后3人一起离开饭桌,走出饭厅。厚重的玻璃门是黎宗权跨前一步推开挡住让两位兄长先行,这是他一贯的修养“缓揭帘,勿有声,宽转弯,勿触棱”,行为举止。总是先人后己文质彬彬。
8:33。三人在吴川市公安局办公大楼主楼的楼梯口分手。
林、曾二人坐电梯上楼,黎宗权的办公室在3楼,多年来他一直都是走楼梯上班。这个呈“几”字型的抄手回廊他走了多年,大理石的台阶,木质的扶手,他熟悉的如同自己的手足,路过一、二楼之间的“警容镜”他下意识的看了一下自己的样子;然后继续左转,爬2楼,快到2楼转拐位,他下意识的向左侧身,转过身来看了看身后。
楼梯空荡荡,他扶了扶眼镜,继续向上走,走完他人生最后的几步………
那一刻,他无法看到自己的背影。他听到了什么?或者是想到了什么,刹那之间,他为什么要回眸一望?都不得而知。唯一可知的是,这是他45岁人生的最后一次回眸。
编辑首语:
这是一部全国少见的为基层警队的小人物立传的长篇人物传记。
主人公黎宗权生前是广东省吴川市公安局副局长,2019年8月22日上午,他在持续工作多日睡眠严重不足,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猝死在办公室的沙发上,年仅45岁。全国公安两百万人民警察队伍里,他或许只是一个“小人物”,但对于湛江公安,对于吴川警队,他却是当之无愧的警队脊梁。
作者以深情而细腻的笔触深入“猝死”这种生命现象的内核,真实还原一个45岁的生命个体所走过的人间沧桑,讲述一个农民的儿子奋斗不息的励志的故事,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不忘初心的红色基因的传承故事,一个基层公安指挥员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战斗到生命最后一刻的平凡英雄、时代楷模的故事;讲述一个与英雄的平凡的生命相伴随的“乡土吴川”以及“吴川模式”孕育发展的当代中国梦的故事。


  发表您对此书的评论
评论:
 

    购买过此书的会员还购买过

犯罪被害人论

引用回复

×
  • 原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