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俱乐部 欢迎来到警官读者俱乐部![登录] [免费注册] |  我的订单 | 俱乐部简介  | 帮助中心  | 去首页 
热门关键词:治安 刑事侦查 交通管理 文书写作 警察心理             
  第十三届金盾文学奖获奖作品集
书代号:2018090601 条码:9787501458356
出版时间:2018-8 发行范围:公开发行
作者:公安部宣传局
版别:群众出版社
类别:文艺社科
开本:16开 版次:1/1
点击数:182 非会员价:¥63.00
A级会员价:¥59.85 B级会员价:¥56.70
购买数量:    

            本书收录了第十三届金盾文学奖18部获奖作品,包括中、长篇小说及报告文学,中篇小说、篇幅较短的报告文学作品全文收录,长篇小说和长篇报告文学作品以节选方式收录。这些作品是2014年至20116年期间国内公安文学的代表之作,其中很多作品也是国内法治文学的精品佳作。作者均为第十三届金盾文学获得主,系活跃在国内的公安作家或法治文学作家中的佼佼者,如晓重、吕铮、蒋巍、李迪等。
一、端木宏峪:“803”的定海神针

1995年9月3日。灯火辉煌的大上海。六十八岁的端木宏峪走完了他风云激荡的传奇一生,停止了呼吸。
上海刑警“803”总部,端木宏峪的雕像凝结着深沉思索的眉峰,迸射着智慧与力量的凛然目光。迄今,他仍然是“803”刑警们的精神引领和职业骄傲。
1925年,端木宏峪出生于苏州一个贫苦家庭,原名蔡承彦。
1949年5月27日,当解放军排着整齐队列进入上海之际,一身土布黄军装、身背驳壳枪的端木宏峪跟随一批山东南下干部,乘大卡车赶到地处福州路185号的上海市警察局。他们把一块手写“上海市公安局”的牌子挂到楼门左侧,在楼顶升起一面红旗。没举行任何庄严隆重的仪式,他们就匆匆进屋召集旧警察们开会,宣布接管,同时要求他们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并当场宣读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要他们一条条记在本子上,说“这是当好人民警察的最基本的要求”。
国民党军队撤退前,放出了在押的数千名刑事犯,加上匪徒横行,帮会猖獗,散兵游勇混迹于城乡,解放初期的上海社会治安形势十分严峻,杀人抢劫案屡屡发生。身高182米的端木宏峪曾乔装成“国军连长”,打入匪兵内部,里应外合,一举将匪兵全部歼灭。在围剿大运河上的土匪“水火帮”时,端木宏峪深入民间调查,指出匪徒船只与渔民船只的重要区别:一是匪徒船只多在月黑风高的下半夜出动;二是匪徒为行动方便,船体轻吃水浅;三是匪徒船上的渔网多用来避人眼目,故而网上的铁片都是生锈的。端木宏峪提出的这些细节,为“土八路”出身的刑警们提供了重要的侦查方向,上千名水匪很快被扫荡一空。以后的数十年间,胆大心细、思维缜密、善于观察的“名探”端木宏峪在侦查手段极为落后,甚至鉴定血型、比对指纹都十分困难的条件下,办了许多难案、奇案,被誉为大上海的“定海神针”。
裘礼庭,“803”第二代名探“三剑客”之一。他1930年出生于宁波,十七岁投奔三哥到上海打工。1949年上海解放后,他在街头看到公安局招收人民警察的告示,但报名者需持有工会开的介绍信。一个打工仔哪里有什么介绍信?小伙子灵机一动,用三哥的名字“裘礼庭”报了名,逼得哥哥后来不得不改了名。裘礼庭聪明机智,从派出所所长一路做到市局刑侦处副处长,后来成为老处长端木宏峪的高徒。他性情温和,思维缜密,藏锋不露,遇事轻易不表态,开口则有惊人之语,人送绰号“糯米团子”,意思是无论什么大案难案,沾到他手上就掉不下来。到退休之日,裘礼庭留下五十多本破案笔记。20世纪80年代初,中国刚刚走出十年浩劫,社会秩序还较混乱,案件频发。其中,“民国名媛”蒋梅英被害案轰动一时。蒋梅英年轻时美貌如花,民国时期在上海滩名闻遐迩,号称“民国十大美女”之一,曾当选“上海小姐”。1983年10月22日在家中被害,时年七十四岁。裘礼庭奉命侦破此案。他一一排除了蒋老太身边密如蛛网的各类关系人以及“仇杀”、“情杀”、“台湾特务暗杀”、“图财害命”等种种可能,最终锁定凶手为长宁区公安分局警察、团委书记周某。1974年,周某从部队转业到当地派出所当民警,他听说蒋梅英当年风流一时的种种“花边新闻”,不由得色心顿起。当时蒋梅英虽然年逾六旬,因生活富裕,保养得当,又会打扮,看起来依然风姿犹存。年纪轻轻的周某多次上门调戏蒋梅英,都遭到拒绝。1983年全国掀起“严打”风潮,已升任分局团委书记的周某担心蒋梅英揭发他的丑行,深夜潜入其家将她勒死,并掠走部分钱财。中央及上海市领导都对此案迅速破获给予充分肯定,“文化大革命”中被迫离开公安战线的裘礼庭一战成名,重归岗位。
1985年11月25日上午8时30分,中国银行广东潮州市支行的四位工作人员从只有一墙之隔的市行库房领取了60万元钞票。拉回本行库房进行清点时,在共计25万元的新5元钞中,发现五扎中少了一扎,计5000元,空缺处用了一捆印钞厂专用“一元券”纸头填补。事情迅速报告了行领导,经查,领取、运输过程中无漏洞,案子肯定发生在印制过程中。最终根据箱号认定,这包以假充真的5元钞出自上海印钞厂。厂领导接报后大为震惊。该厂历史悠久,管理严密,成品车间铁门重锁,层层把关,固若金汤,从未发生过丢失、盗窃之类的案件。一位副厂长带领技术人员火速赶往潮州,会同来自北京、上海、广州、汕头的行内专家,对案情进行分析研究。会上,看到那扎以假充真的印有“一元券”字样的纸头,上海印钞厂当即认账了。副厂长说:“这种贴头封条,在全国金融界只有我们厂生产,看来事情肯定出在我们厂内了!”普陀区公安分局派出强有力的侦查人员介入案情调查。但这笔款项自1985年7月8日装箱出厂,到12月25日发现短缺,时隔五个多月,被盗时的一切迹象和痕迹都无法寻找了。1986年7月下旬,又一条骇人听闻的消息传来:当月10日下午,广东惠阳县工商银行从人民银行库房领取了80万元,押运回来后,工作人员打开一箱新币时大吃一惊:箱里应该装满8包,每包25万元,却少了一包,短缺25万元。经查,又是上海印钞厂出品的新币!
1986年8月,上海市公安局刑事侦查处处长端木宏峪被请到上海印钞厂。在听取普陀区公安人员案情汇报和现场勘查之后,老端木从容不迫“祭”出三板斧:一是请银行系统向全市各银行营业点和储蓄所发出“协查单”,要求他们密切关注是否有被盗钞票回笼;二是调查成品车间所有职工八小时工作时间之外的一切活动,特别是经济花销情况;三是一切侦查活动都秘密进行,为避免打草惊蛇,白天上班期间侦查人员绝对不许出现在成品车间。端木说:“此人先后两次作案,时间相隔半年有余,正是因为他看到分局的侦破工作没有突破和进展,故而再次实施盗窃。此人已经偷惯了,时间长了不偷手痒痒,早晚有一天他会重出江湖的。”
一个夜晚,印钞厂工人都下班了,端木宏峪带着专案组成员出现在成品车间,重新进行现场勘查。普陀分局的同志们很奇怪,我们已经进行过多次现场勘查,就是一根毫毛也找不到了,老端木还能找出什么来呢?端木宏峪走来走去,仔细观察着每扇门窗、每个角落。陪同的厂领导自信地说:“我们成品车间处处加锁,管理严密,围得固若金汤,不可能有什么人随意进出!”突然,端木宏峪在冷风间一人高的通风口处站住了,问:“这里可以进出吗?”厂领导摇摇头说:“里面是直径不到一米的通风管道,除非冷风机出了故障派人钻进去修理,平日不会进人的。”
端木指指随行的侦查员小刘说:“你身材瘦,拿手电筒进去仔细看看有没有什么痕迹。”
半晌,满脸灰尘的小刘爬了出来。他报告说:“接近通风口的这一段管道灰尘较少,好像有人擦拭过,里面的灰尘较多,可以断定里面进去过人。”在场的分局同志大感羞惭,他们来厂办案已经数月,现场勘查也进行了多次,竟然没发现这个通风口里面能藏人!
不过罪犯很狡猾,把可能留下的足印和指纹都擦掉了。端木宏峪说:“不管怎样,这是一个重大收获,证明盗贼肯定是成品车间的职工!”他要求市、区两级组成联合专案组重新进行排查。没想到1987年4月3日,吉林省农安县农业银行又发现一包25万元的5元钞中少了一扎,短缺5000元。
不久,时任国务委员、中国人民银行行长陈慕华专程来上海考察工作时,表达了对上海印钞厂盗钞案的严重关切,要求亲自听取案情汇报。老端木对裘礼庭说:“看来这个案子需要‘803’亲自操刀了,你去会上听听领导意见吧。”
会上,当着陈慕华的面,市领导要求裘礼庭“限期破案”。裘礼庭略加思忖,表态说:“今天是6月15日,快则两个月,慢则年底前一定破案!”市领导当场拍板说:“大家都听到了,裘礼庭立了军令状。军中无戏言,案子年底不破,我就撤裘礼庭的职!”
新一轮排查工作开始了。初夏的一天,侦查员张雷民来到普陀区永安里小区,调查在这里居住的印钞厂成品车间拉车工张德康的家庭生活情况。居委会主任告诉他,张德康一家已经搬到曹杨新区了。张雷民又赶到曹杨新区,户籍民警和居委会向他介绍说,张德康1947年生,现年四十岁,去年印钞厂分给他曹杨新区一套房子,一家人搬入新居后,家里装潢一新,陈设富丽堂皇,老婆孩子有很多时髦衣饰,生活水准绝非一般工人家庭所能达到的。
前期调查工作也曾发现张德康一家的生活水平大大高出本人收入,但张德康解释说,他是妻子家的上门女婿,有了儿子后,老岳父为传续香火,要求外孙随母姓,为此付给他5000元作为报酬。裘礼庭说:“什么叫侦查工作?就是滴水不漏,弄清真相。你们再查查张德康岳父的经济状况,看他是否有这样的财力。”一查,张的岳父身体多病,在医治上花费很大,欠债很多,不可能付给张德康这么多子随母姓的“报酬”。在掌握张德康多项大宗支出的人证、物证基础上,老端木和裘礼庭决定对他实施刑事拘留、立案侦查。在强大的政治攻势下,张德康终于交代了三次盗窃作案的全过程:每次都在下班前乘人不备,潜入冷气间的通风管道躲藏,深夜时爬出管道,戴上尼龙手套作案,盗窃完成后擦洗掉一切痕迹,第二天早晨上班时悄悄出现,晚间下班时将赃款装进空饭盒,用提包拎回。
1987年10月,按裘礼庭立下的军令状,震动中国金融界的上海印钞厂窃案提前两个月告破
编辑首语:
本书收录了第十三届金盾文学奖16部获奖作品,包括中、长篇小说及报告文学。这些作品是2014年至20116年期间国内公安文学的代表之作,其中很多作品也是国内法治文学的精品佳作。

  发表您对此书的评论
评论:
 

引用回复

×
  • 原贴: